精确诊断、精确定位、精彻清剿

我要出院了!笑声不断,奇迹频传!

来源:精放医疗医学 更新时间:2022-07-08

我是贵州人,今年83岁了。

对于晚年的期望就是:好好的活着,不给子女带来负担。

但没想到却被癌症缠上了。

大概是今年4月吧,我突然觉得左眼看什么东西都开始模糊了,开始以为是自己年纪大了,眼神不好得个白内障什么的也属正常,但情况却越来越不对劲儿,眼球外凸、疼痛、流脓到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,渐渐的嘴巴也张不开了,就算勉强吃点东西也经常呕吐。

我女儿带我去医院,做了最好的检查(PET/CT),结果很不好。

虽然女儿没给我说,但我心里清楚得很,是癌症。(左上颌窦恶性肿瘤(IV期)

入院前心如死灰

之后的一个多月,女儿带着我在贵州看了好多家医院,但都没有什么结果,很多医院都不收我。隐约听到女儿和亲朋好友聊天说,这个肿瘤位置特殊,没有做手术的机会,年纪这么大化疗也恼火

后来女儿还是让我住进了贵州一家医院,同病区的病友竟然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,他患了肺癌,情况也很不好。

我们都是80多岁了,都得了这么严重的病,虽然在一起聊了很多读书时的趣事儿,但开心中难免有所恐惧。

5月底,当时我的眼睛已经外凸了拳头那么大,女儿说要带我去重庆看病,我开始是拒绝的,我知道自己已经病得很重了,不想给他们造成更多的负担。但女儿说那边有个大专家,也是贵州人,治好了不少癌症病人,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,一定要带我去试一试

来到重庆时,病情又加重了,甚至都无法站立了,我想我可能出不了院。

模糊中我听到了“大专家”的声音,大家都叫他夏教授,但我却无法看清他的样子。

夏教授说,不能开刀不代表就没有办法,他的TOMO精准放疗就像火箭炮,可以把“敌人”都干掉。

果然夏教授没有吹牛,刚做了3次,我就可以张开嘴主动吃饭了。

做了5次后,吃饭也不吐了。

做了8次后,左眼也不疼了。

我的放疗日记

当夏教授来查房时,我竟然已经能够看到进病房的医生和护士,我数了一下,一共有12个,走在最前面的夏教授,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样子。

如今25次治疗做完了,我眼睛不管是观感还是外观,和普通人都完全一样了。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,出院?不仅家里的亲朋好友不相信,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整个病区的所有病人和家属都来看我的“西洋镜”,还有很多病人看了我后更增强了治病的信心。

我想到了我贵州患肺癌的同学,我给她打电话,希望夏教授也能救他一命,可惜得到的消息是他已经过世了。

今天出院,和女儿、夏教授一起合影啦!

出院前,看到前来查房的夏教授,我很激动,也很感恩。夏教授说他要交给我一个任务:做他的宣传大使,把我治病的故事讲给大家听。我让夏教授放心,保证完成任务!

夏教授笑了,我笑了,我女儿也笑了,所有医护人员都笑了,这就是夏教授团队的病房:笑声不断,奇迹频传!

收到了夏教授助理团的“放疗火箭包”

 

 

 

附:夏廷毅教授每周出诊时间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