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确诊断、精确定位、精彻清剿

【病人说•袁阳老师系列连载】 故里人物——国之名医夏廷毅(五)

来源:精放医疗医学 更新时间:2022-07-12

之前更新了《国之名医夏廷毅》,却忘了序列号是之四,还是细心的读者给指了出来并催促更新。这让非医学专业毕业,手中又无多少干货的在下十分惶恐并感到压力山大。不得已将自己推上前台,以切身的经历,希望能帮到同病相怜的病友。

去年五月,我在当地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被确诊患上了晚期肺癌并淋巴结转移。当时我被瞒着。但是肿瘤科科主任的态度却在告诉我:你已经不好玩了,懒得玩你。

因为每天早上的例行查房,主任压根儿不瞧我一眼。后来还听说主任把吾妻叫到办公室训一通:怎么现在才来瞧病,晚了……。瞧见这态度,我还有什么猜不到的。

我这牛脾气也上来了,整日躺病床上手机斗地主。斗完地主下象棋,下象棋不耐烦了下围棋,或者看段子,或者写写网络小说,或是编歪诗。反正,我也不理你。

最后,做了个红十字会的遗体捐献登记。告诉你医生,你不给我治,我就把身体给捐了,做到死了有用,不累活人,气死你。然而妻不干了,马上致电她的同学夏老四:现在三哥在哪里呀?去北京吗?夏老四马上从省城赶回来,说三哥在附近撒,送医下基层来了。赶紧带我们去找到了夏三哥。

(本文作者——袁阳)

说起夏廷毅送医下基层,许多人不解:一个大医生,在大医院发挥的作用更大呀,为什么要到下面的小医院来?

夏廷毅如是回答:大医院集中了太多的医疗资源。全国的重病人都往大医院挤,有的甚至要排上一两个月才挂上号。医院周边的餐饮服务租房等倒是因此兴旺发达了,甚至还催生了挂号的黄牛党。这对身患重病的普通患者太不公平了。如果我退休了还去大医院坐诊,岂不是更加添乱。到基层去,减轻老百姓看病难,看病贵的负担 ,这就是医疗扶贫了。

有幸,我也成了“医疗扶贫”的受益者。

夏廷毅看到我,却是轻松随意。他说,你这个病啊,以前的确不大好办。有些医生呢,叫他给人家看病,他却给人家算命,乱七八糟说些还能活多少个月什么的 。以前治疗癌症呢,用的是“常规武器” ,小米加步枪 ,效果不好。现在科技革命,武器用上了精确制导的“导弹”,精准打击癌细胞,病人的生存期大大延长,生活质量大大改善。

夏廷毅教授亲自制定方案,亲自指导治疗,亲自查房。十五次精准放疗后,病灶就大为缩小,被压迫的气管得到解放,嗓子终于可以发声了。重新确定靶位后,继续做了十次放疗,夏廷毅教授于是把我赶回家:少住院,少花钱。回家慢慢恢复 ,定期复查即可。

袁阳老师任教期间

时至今日,夏教授每看到我的医学影像,都翘了大拇指:你是九寨沟啊!

我问:三哥何意?

夏教授:神奇的九寨撒,这都不晓得,还是当老师的,哈哈哈……

还是那么幽默风趣!

 

附:夏廷毅教授每周出诊时间表